首页 养生知识正文

我给北京美丽少妇的异性spa按摩经历

阿龙今年32岁,以前在一家会所做过按摩师,后来转行做了营销。他在后海的一家酒吧里这样对我说――
我不喜欢别人太过的约束我,所以至今为止我都没正式谈女朋友,有需要了就去外面玩玩,当然武汉哪些所谓红灯区我都是去过的,不过那些人太多人用过了,对她们我没有兴趣,后面也就不怎么去了,我就寻思着哪天能碰上个情投意合的女人,来上一段惊奇的艳遇。
   她公司白领,刚和香港的男友分手。网上的一来二往我和她就开始暧昧了,后来她还给我看了她的一些在大学时期拍的写真,人确实很漂亮,身材很好,气质感很强,虽然偶尔意淫过她,但也没怎么想过会跟她有什么交集。
一天上午11点,我到武汉某地办事,就试着给她打了电话,约她出来,她欣然同意了,那时真的只是单纯的想见见她,别无他求。见到她,觉得她也很开心,虽然人跟照片上的有些出入,但还是很漂亮的,身子小,显得有点成熟,皮肤白,30多岁吧,属于清纯派,跟那些红妆艳抹出来的女人不一样,挺自然的。
……

我给北京美丽少妇的异性spa按摩经历  第1张

真的想不到,外表清纯和羞涩的她,却那么的随意。

有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在武汉女子spa会所的活动里认识了一个很可人的少妇,她听说我以前在武汉女子spa按摩会馆做过SPA按摩,就说她也喜欢做这样的休闲项目,就相互的留下电话,不久她就约我去给她精油spa按摩。
某天晚上我买了瓶精油,到她指定的酒店。
从卫生间出来,她就坐在床上让我帮她按摩肩周、背部,按完后接着按脚,最后我建议给她推精油,她说那就推背部吧!
她说,我不是找那样的女人,也没有多少欲望,只需要一个男人按摩师坚实的手的抚摸。
我终于明白,武汉的中年女人之所以伟大,是因为伴随着她们的牺牲,成功的女人如此,成功男人的女人也如此,当一个城市在实现她转型的时候,一代甚至是几代人都要为之付出代价,躺在我面前的床上女人可能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。
几年过去了,那位已经出国的女人没见过,偶尔在网上留言,但都很客气也很短暂。那位我给她异性按摩过的女人也渐渐的发福了,后来在一起吃过饭,但最多的是友人之间的情谊和礼貌性的问候。
现在想想没有这些女人的牺牲,就没有武汉如此美好的城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