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妈咪的带领下迷失在夜场做公主

 2020-07-20    37  

我是小敏,一个在武汉夜场工作的女孩,一直在找寻我心中的那个男人。他的名字有个东,常带着小弟在武汉上海两边的跑,流连于夜场中。

我在妈咪的带领下迷失在夜场做公主 第1张

  那年我十八岁在武汉一家夜场当公主,他是我第一个陪侍的男人,也是一个让我再也找不到家的男人。我今年二十二,三年前发生在武汉的故事。

  他那晚和生意上的伙伴在我们夜总会谈生意,他第一眼给人的感觉成熟稳重,一直把玩手中的打火机,不看陪侍的公主一眼。正因为他的特别,我的目光不时的看着他,他菱角分明的面容有双凌厉的眼睛,透着霸气让人不寒而栗。那年,他三十五岁,正是魅力绽放的时候。


我一直挨着他坐,他期间也没有看我,可是我身旁他其中一个生意伙伴开始对我上下其手,那个人身旁已有另外一个公主陪侍着。我是第一天上班做的是公主只陪酒不出台,妈咪说看眼色行事,我原先听过觉得言过其实,没想到第一天就遭到咸鱼手。


  我的身子本能的往他这边靠,双腿并紧,那人的手游走到我腿上时,他插了话让我去点歌,我才起身逃开。


  我一直感觉背后有双眼睛注视着我,可能是我的自作多情,我回坐时他身旁左右都坐着陪侍公主,她们知道他的来头,使劲的巴结他。


  我看到她们其中一个把香烟插在胸上点燃,让他们往胸前拿烟,他们一个个都是色眯眯的盯着她们丰满的胸部看,拿烟时不忘捏一把,而他却视若无睹。


  他看着面前的我站着不动,就支走身旁的女孩,那个女孩后来没少给我果子吃。他看着坐下的我第一句话就是,你长得很像一个女明星,周慧敏,有人这样说过吗。


  低着头的我揉捏着腿上的白色裙摆摇头不语,长发顺下来遮挡了视线,他说下来就叫你小敏怎么样。我抬头看了他的眼睛,幽深的光芒中透着几分温柔,其实我正想取一个艺名,来这儿上班的女孩都不用实名。


三年前,武汉的夜场已是夕阳行将落幕,黄埔大道的东方会,体育东的十八,西塔的铜雀会,还有东站旁边的总统。都已经没了往日的色彩,过去如过江之鲫的美女,也随着这城市夜场的没落而一群不如一群。舞台行将散场,你的故事却才开始。


我点了点头,他递给我一杯酒,我喝下一口就呛得咳嗽起来,他问我是不是第一次喝酒,我点头,他问我刚来的,我也点头。他笑了笑说,不要告诉我你是话太多被上帝割了舌头……


  那夜我学着喝酒,妈咪说不会喝酒就不要来夜场上班,三杯酒下去我已经晕沉沉,他不再让我喝,爱怜的看着我,抚摸我泛红的脸颊,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一行。


  他说我这个年纪应该在上大学,我说家里条件不好弟弟还要上学,我也对上学失去了兴趣,真实的不是没有兴趣上学而是妈妈的病需要医治。


  我那晚是第一天,我第一次面对灯红酒绿的场所,我的身体一直在颤抖,尤其是骚扰抚摸后。我对身边这个维护我的男人像抓了根救命的稻草一样,喝了酒后我整个人放轻松了,敢笑看着他,笑着和他说话……


  他穿的是白色衬衣黑色休闲裤,他夹着香烟的手有一道浅浅的疤痕,我看到后身子本能的颤抖了下,我当时只知道他是某个大人物,但不知道他就是黑社会头。


妈咪在差不多的时候推门进来带来十来个小姐让他们选。那个带来的生意伙伴挑走了几个,他也挑了一个,一个我们这儿的红牌,身材脸蛋足以和当红的女明星媲美,我当时的心瞬间跌入低谷,心里酸酸的。


  他那晚消费了六万多,给了我小费一千身边的公主也一样,陪侍是五百,我看到他搂着红牌姐姐走在前面直到消失在华丽的走廊。我下班时妈咪叫住了我,给了我五千块说是梁总给的,笑话我第一天上班就让大名鼎鼎的梁总看上了,以后加把劲……


  我们是公主不出台,夜场的女孩分为三种,跪,坐,躺,跪是陪侍,坐是公主,躺是小姐。包厢里陪喝酒的女孩就是公主,跪式服务,倒酒,点烟,都是要单膝跪着。


【武汉巴厘岛spa预约微信spaooo】

原文链接:http://spaooo.com/ktv/349.html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http://spaooo.com/ 为 “武汉巴厘岛spa-武汉女士spa-武汉上门按摩-武汉男技师-熙施会所” 唯一官方服务平台,请勿相信其他任何渠道。